[幽默故事] 和狗有缘

  • 文章
  • 时间:2018-09-09 10:30
  • 人已阅读

  大溪村有个祖辈留下来的老规矩:女人生孩子,小宝宝“哇”的一声落地后,当爹的就去开院门,他第一眼看见什么,就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村里有个叫张大狗的,因为当年他爹一开门,正看见墙根下有只狗在撒尿,便取了这个名儿。自己叫狗就算了吧,最让他烦心的是大女儿的名字。事情就有那么怪,大女儿落地时,他家的大黑狗偏偏就趴在院门口,张大狗一开门,当时吓得瘫坐在地!没办法,女儿也只能叫张黑狗了。

  眼看老婆木桶的肚子又有动静了。两口子商量着,说什么也要给老二取个文明秀气点的名字。木桶出了个主意,让男人在门口左边栽一棵白杨,右边种一株百合花,开门第一眼就能看得到。这样,若生了男孩就叫白杨,生了女娃就叫百合。张大狗听了,两眼笑成一条线:“木桶就是木桶,肚里还装不少货呢!”

  树也栽了,木桶也终于临产了。她“哇哇呀呀”喊叫了一宿,天快亮的时候,里屋终于传出“哇”的一声婴啼,接生婆掀开门帘走了出来,笑着对张大狗说:“生了个男孩儿,快去开门取名儿吧!”

  “好,白杨啊!”张大狗乐得一个箭步来到门前,忽然又站住了,心说:别忙,这回一定要慎重,不能再出岔子了。他隔着门缝四下扫了几眼,发现没有什么阿猫阿狗的,这才抽动了门闩。当他两手抓住门扇的时候,忽然又长了一个心眼儿,于是紧紧闭上了眼睛,想等眼睛对准了白杨的方向,再打开院门猛地睁眼,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张大狗定了定神儿,“咣当”拉开门扇,闭着眼睛往外一蹿,只听“噗哧”一声,脚下一滑打了个趔趄,好像踩上了什么东西。张大狗不由自主地睁眼一瞧,脑袋“嗡”的一声,顿时身子凉了半截儿。那棵白杨他也不看了,看了也是白看。

  张大狗耷拉着脑袋进了屋,看着躺在炕头上的小宝宝,泪水“刷”地流了下来:“木桶,我对不住儿子啊!”木桶忙问怎么回事,张大狗狠狠捶捶脑门儿:“怎么咱跟狗这么有缘份呢?”木桶微微一笑,连忙安慰他:“你又看见狗了?叫狗就叫狗吧。”

  张大狗抹了把泪,跺着脚哭喊道:“要是叫狗也就算了,可我、我第一眼看见的……是一摊狗屎啊!”

上一篇:安然走过每一个日子

下一篇:我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