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礼剧《命运》徐黄丽李雪健剧情感人

  • 文章
  • 时间:2019-03-10 16:01
  • 人已阅读

英国著名女作家简・奥斯汀的代表作《狂妄与成见》自20世纪初被引入我国以来,至今脱销不衰,书名的传布后果在此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文从跨文明传布的视角,以《狂妄与成见》书名的自身意义作为研讨的切入点,先容它的英文原名PrideandPrejudice的由来及此中文译名“狂妄与成见”的翻译命名进程,并聚集多方翻译各人和学术名士的概念对《狂妄与成见》小说的本意加以解读,显现此中国本土化的传布进程,折射出简・奥斯汀及其作品经典在中国被传布的深度和广度,以及学者、译者、出书人等在简・奥斯汀中国化传布进程中所做出的伟大贡献。关键词:简・奥斯汀;《狂妄与成见》;冯和侃;命名;传布1775年12月16日,英国汉普郡史蒂文顿村的一个牧师家里降生了一个女孩,她是这个姓奥斯汀的家庭中的第七个孩子、第二个女儿。只管她是个女孩,乔治・奥斯汀和卡桑德拉・利・奥斯汀佳耦俩其实不觉得绝望。乔治给他的弟妇写信说:“咱们往常又有了一个女孩,对凯西这个当姐姐的来讲往常有了个玩具,未来有个搭档,咱们叫她简。”他们绝没想到,他们起名叫“Janc(简)”的这个女孩,写成了6部小说,必定要让“Austen(奥斯汀)”这个姓氏传遍全世界,并上升到文明以至神话的高度。《狂妄与成见》1813年出书以来,借助报刊、图书、影视、教学、网络等多种前言和渠道的传布,这个借来的书名不只能够冠名各种文明产物,并且成了脍炙人口的社会用语。一、书名PrideandPrejudice的由来和本意早在清末期间,我国就已有了对简・奥斯汀作品的认知。就民国期间简・奥斯汀的研讨和学术传布而言,较有深度的是清华大学的陈铨、中央大学的吴景荣和冯和侃。以冯和侃最为年老,研讨最有深度。要不是英年早逝,冯和侃应该会在简・奥斯汀研讨方面多有建树。如下以冯和侃的研讨成果为例,阐明 顺叙在中国人的视线之中PrideandPrejudice(《狂妄与成见》)这个书名的由来和本意。冯和侃(191919497),字允忠,死于而立之年。1939年考入重庆中央大学东洋文学系。虽然他看似何足道哉,然而姐姐冯和仪却是大名鼎鼎。冯和仪即是为人熟知、与张爱玲齐名的女作家苏青(1914~1982),以《成婚十年》名扬海上。苏红(冯和侃的mm冯和侠)2005年1月在接收毛海莹采访时提及:我哥哥那时出格崇拜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次要处置奥斯汀和《儒林外史》对照研讨。的确如斯。1944年,冯和侃在《国立中央大学文史哲季刊》第2卷第1期揭晓了《真妮・奥丝汀的艺术》,共计22页,2万余字,有着较为严正的学术规范。本文写成于1942年12月11日,目下的他还不大学毕业。冯和侃在论文中说:自来各人都认达赛为“自豪”的代表,依利莎伯为“成见”的代表;各人以为本书之命名为《自豪与成见》之故在此。关于本书的命名,自有其一段汗青的因缘[注十],至于说达赛是自豪的代表,那齐全是错误的。达赛只是含羞怯生而已,可是由于他家中富裕万贯,他人见他待理不理的样子,难免产生“自卑情意综”,以为他真的瞧不起人。尤为不幸他的伴侣平格雷先生性格顶随和不外,会应付乡间老太太,又会向女人们献殷勤。因而相形之下,达赛就被无辜地加上了自豪的罪名。有一次在舞蹈会中,达赛由于怯生的缘故不肯跟乡间女人舞蹈,独自由会场里踱来踱去,怪扎眼的。他的伴侣平格雷看不外去,一定要他舞蹈。这叫达赛怎么推托呢?总不可说自己含羞?天然他要找一个遁辞――不恰当的舞伴。偏平格雷还要逼进一步,把依利莎伯推荐给他。达赛窘了,就说她长得不敷标致,缺乏 不置可否惹起他同舞的兴味。恰恰这话给依利莎伯闻声了;她大不高兴,从此对他就存着一种成见。这是故事的第一个“错综”(“complication”),从目下起,一个被以为自豪,一个抱定一种成见,正合了我国一句古话,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聚了头,这里面就有好戏看了。接着奥丝汀用种种奇妙的方法使依利莎伯的成见越来越深,而达赛呢,反而渐渐地发觉了依利莎伯的许多利益,从心坎生出一股恋情来。如许,他们两头的恋情就异常地进行着,一直到达顶点。文后的“【注十】”则阐明 顺叙了书名PrideandPrejudice的起源:咱们晓得,《自豪与成见》的原名叫作《最后的印象》(FirstImpression)。此书约在1796年10月至1797年8月之间写成,但直至1813年由作者大加修改后方始出书,出书时已易今名。“PrideandPrejudice”语出于范妮・柏楠的Cecilia第五卷。此二字在英语中为“alliteration”,连用起来甚为悦耳。奥丝汀约莫观赏它的音乐性,所以把原来的《最后的印象》废去不消。经由进程引用的这段话及其“注十”,咱们能够得出如下几点意识。首先,该小说的原名叫作FirstImpression(《第一印象》或《最后的印象》),1813年正式出书时改成PrideandPrejudice。这个书名来自于英国女小说家范妮・柏楠(17521840,FannyBurney,即“范妮・伯尼”)的小说Cecilia(《塞西莉亚》)第五卷的最后一段话:“Thewholeofthisunfortunatebusiness.”saidDrLyster,“hasbeentheresultofprideandprejudice.”(李斯特大夫说:“这桩不幸事的所有一切都是狂妄与成见的结果。”――笔者译)其次,各人素来都认达西(即引文中的“达赛”)为“自豪”的代表,伊丽莎白(即引文中的“依利莎伯”)为“成见”的代表。作者创作的本意其实不想让达西代表自豪,由于他特征其实不自豪,说他自豪只是伊丽莎白的成见。若是达西确系自豪,则伊丽莎白的成见即不可其为成见,形成她成见的缘由是达西的腆腼性情。由于小说一开始就形成了“达西被以为自豪,伊丽莎白抱定对他的成见”的悬念,才惹起了宽大读者对美妙结局的等候。人们在浏览该小说的进程中,逐步形成了《狂妄与成见》等于在讲一个关于‘狂妄的绅士达西和成见的乡绅女儿伊丽莎白之间的恋情故事”的意识。因而,作者小说的本意,由于借用了“prideandprejudice”,在读者那边得到了新的解读。最后,该书名之所以被采纳,正如冯和侃所说,简・奥斯汀看中它合乎英语中经常使用的“头韵”或“双声”,如许会更悦耳入耳,让人印象深入。作者也许是观赏它的音乐性,才废去原书名不消。二、《狂妄与成见》中文译名的出现及命名简・奥斯汀的这部小说进入中国当前,书名的翻译是出书传布的首要问题。虽然咱们往常对《狂妄与成见》耳熟能详,但在那时,则需要译者和出书者的译介和传布。由上文可知,简・奥斯汀小说的中文命名并非一挥而就的工作,而是有着一个长期而迟缓的进程。就PrideandPrejudice的中文译文而言,译法相对集中。民国期间有《自豪与偏疼》《自豪与偏私》《自豪与成见》《狂妄与成见》《自负与成见》。“Pride”译为“自豪”“狂妄”“自负”;“Prejudice”译为“偏疼”“偏私”“成见”。据查,“狂妄”被用作文章标题最先是在1904年,该年的《觉民》杂志第9期和第10期合期揭晓了《狂妄自是之无贵》。全文不长,写道:欧谚云:“少智之人,常过自信。”又云:“河深则势少,樽满则音钝。车轮最恶者,其鸣最大。”又云:“不学比慢,则寡咎可知。”狂妄自是者,古今货色均无贵者也。该文的意义是人不要狂妄,不然会与尊贵无缘。这里的“狂妄”与“故作姿态”是同一个意义。“自豪”用作标题最先是在《中西教会报》1905年第114期的《论说杂著:不可自豪》一文中。“成见”一词用作标题则要更早,《瀛寰琐纪》1873年第7期登载了《六气成见说》一文。而“狂妄”(或“自豪”)和“成见”组合用作文章标题是在1935年,这一年是《狂妄与成见》中译本出书的元年。上海的商务印书馆推出了杨缤全译的《狂妄与成见》;北京的大学出书社推出了董仲篪全译的《自豪与成见》。1935年6月,《商务印书馆出书周刊》登载了杨缤的“《狂妄与成见》撷因奥斯登评传”―文。到了1955年王科一翻译出书本书时,就挑选了《狂妄与成见》这一译名,当前则―直沿用。绝大多数研讨者以为《狂妄与成见》是直译法的胜利典型。比方,周晔和孙致礼以为:用直译法翻译的书名、篇名,不只能成为原文旨趣的指示牌,并且能在译入语中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比方,奥斯丁的PrideandPrejudice译成《狂妄与成见》,福克纳的TheSoundandtheFury译成《鼓噪与纷扰》,往常在汉语中,“狂妄与成见”“鼓噪与纷扰”已成为非常活跃的字眼,被广泛使用。他们以为恰是《狂妄与成见》原汁原味地反映了原文的旨趣,才成为了被广泛使用、非常活跃的字眼。而刘碧玉进一步以为:如PrideandPrejudice押的是头韵“P”,翻译为《狂妄与成见》,虽然不押头韵,然而有了尾韵“an”,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原书名的特征,使译名更通俗顺口。蒋坎帅则从接收美学的角度做出了自己的解释:从接收美学的视角来看,书名翻译中的审美客体包括原书名及其译名。两者具备相反的美学元素即修辞格的奇妙使用,如比喻、排比、夸诞、头韵、对照等,如PrideandPrejudice、SenseandSensibility(头韵)译为《狂妄与成见》和《明智与情绪》(对照),属于修辞格的奇妙使用。他以为,虽然译文中不保存原书名中头韵的修辞手法,但排比得以保存。如许做既能够保存特定的审美元素,也能够坚持原文的作风。以上诸位不只从翻译角度,并且从审美和社会传布的角度必定了《狂妄与成见》这个译名。经过多年的沿革和裁减,PrideandPrejudice的译名到达了一致。也等于说,pride就译成了“狂妄”,“prejudice”就译成了“成见”,英文书名PrideandPrejudice对应的中文译名等于“狂妄与成见”。就东方文学在中国的翻译传布而言,好的书名及其译名能够使人过目不忘,赢得普罗大众的青眼,使其成为跨文明的、不朽的文学经典。(叶新,北京印刷学院新闻出书学院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