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给学生来“做媒”小学教育论文

  • 文章
  • 时间:2019-03-10 16:01
  • 人已阅读

  《使女的故事》是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成名作,小说后盾设置在宗教极权主义分子统治下的美国,讲述了女主人公奥芙弗雷德被政府强迫训练成为生育机器后的不幸遭遇。其中的后现代叙事计谋和对社会、环境及女性问题的思考使其成为一部独具特色的作品。本文试图从戏仿和碎片化叙事两个角度来剖析其中的后现代叙事计谋。   《使女的故事》中作家玛格丽特构建了一个未来的反乌托邦全国,在宗教极权主义分子统治下的基列共和国,人们过着清教徒般毫无朝气的生活,每个人都被极权政府监视,而女主人公奥芙弗雷德盼望自由的生活、盼望爱情,却只能充任一名“使女”,独一的功效等于为“大主教”完成生育任务。在她时空颠倒认识流般的叙说中她痛苦的遭遇逐步显现出来,由于作家使用了戏仿和碎片化叙事等独特的叙事计谋,整部作品读起来既熟习又目生,既充满悬念又充满不确定性。   一、戏仿   戏仿是典型的后现代主义叙事计谋之一。后现代主义作家经过历程对前文本的模仿和重构以到达挖苦、致敬等效果,而前文本和新文本之间产生的互文效果也给以读者更多的解读空间和独特的阅读体验,戏仿的使用恰恰合乎后现代主义文学反传统、反权势巨擘的个性。   《使女的故事》中“使女”奥芙弗雷德生活在戒律严肃的宗教国家,“使女”是国家的生育机器,她不克不迭和男性扳谈、接触,即使是炎热的夏天也必须将全身的皮肤包裹起来。“使女”的统一服装是象征生育的红色外衣,走在街上所有人都能立即认出她的身份,这让其他男性不敢跨越半分,让其他非“使女”身份的女性不足为外人道,奥芙弗雷德不克不迭忍耐不情感的压制生活,与司机尼克暗生情愫。小说的宗教后盾、通奸情节以及象征手段,都与19世纪美国作家霍桑的经典作品《红字》相似,而玛格丽特也在采访中默示,本身笔下的基列共和国的确与17世纪新英格兰的清教徒生活相等接近。切实,《使女的故事》是对《红字》的颠覆和重构,前文本与新文本既相似又相反,经过历程对《红字》的戏仿,两个文本之间形成了独特的互文效果。   起首,《红字》和《使女的故事》都包含通奸这一主要情节,挖苦的是,《红字》中清教徒最无法容忍的通奸行为在《使女的故事》中却被完全合法化、神圣化、宗教化。基列共和国的创立者还引用《圣经》中拉结因不育让使女拉比跟雅各同房,最终生子的故事,为“使女”的具有找到了宗教依据。《红字》中的海丝特由于通奸受到清教徒的唾弃和鞫讯,而基列共和国的“使女”奥芙弗雷德却是贵重的国有资源,是为国家小我私人就义的圣洁代表,每个月的“受精仪式”还必须由主教夫人、大主教和“使女”一起加入。有身也是两个文本共有的主要情节。海丝特恰是由于偷情有身而被清教徒视为罪人受到鞫讯,挖苦的是“使女”的独一功效等于有身生子,若两年不孕就被送到隔离区,最终冷静死去。两位女主人公都将爱寄托在情人身上,海丝特对真爱忠贞不渝,以至为庇护情人拒绝说出他的名字。而奥芙弗雷德作为“使女”只能在精神上做到对爱忠贞,她虽然将情感寄托在尼克身上,但为了保存她又不得不做“行走的子宫”,同时和大主教保持关连。   其次,海丝特胸前的“红字”包含了通奸、孤独、纯洁、爱情、反抗等零乱的象征意义,成为西方文学史上经典的女性文本,“使女”奥芙弗雷德也必须衣着象征生育的红色外衣,玛格丽特对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红色标识举办了戏仿,将前文本零乱的象征意义带到了新的文本中。海丝特英勇追求真爱,历尽艰辛并最终得到了救赎,她身上的红字也因此有了更丰富的意义,但玛格丽特不给出奥芙弗雷德的最终结局,她可否像海�z特一样得到了救赎,她的爱请可否跟海丝特一样纯洁,这都留给读者去解读和思考,这恰恰反映出后现代主义作家反权势巨擘的个性。   经过历程戏仿《红字》,玛格丽特不仅挖苦和批判了宗教极权主义的暗中,还借助前文本零乱的象征意义赋与了新文本更多的解读空间,与经典的女性文本之间形成互文效果。   二、碎片化叙事   后现代作家经常攻破传统的线性叙事,冲破时间、空间的限制,将产生的情节以散乱的碎片体式格式显现给读者,相邻各个情节之间也不较着的因果关连,需要读者在阅读历程中努力拼集出完好清晰的情节。碎片化叙事体现了后现代主义文学去中心化、反权势巨擘的个性。   经过历程女主人公奥芙弗雷德不竭的闪回,夙昔和现实以认识流的体式格式交替显现在读者面前。奥芙弗雷德一方面零散地讲述了她沉溺堕落为“使女”的历程,一方面描画了当下在阅历的痛苦的“使女”生活。从其得到工作、女儿和丈夫到被迫成为“使女”;从与石友一起上大学、与其再次相遇到石友出逃;从小时分与母亲加入女权运动到婚后与母亲的矛盾抵触,夙昔的主要情节都以碎片化的体式格式逐个展现,各个碎片之间不按线性时间顺序出现,读者需要在阅读的历程中将散乱的碎片拼集起来,以得到完好的情节。同时,交叉其中的是其当下在大主教家的“使女”生活,从第一次脱离大主教家到得到特许进入书房,从不敢跟尼克谈话到多次与尼克偷情,从拒绝为反抗组织“蒲月天”工作到眼看石友就义,现实的残酷与夙昔的美好生活在碎片化的交织叙事中形成较着的反差,突显了基列共和国集权统治的恐惧。而碎片本身等于玛格丽特使用的一个隐喻。正如作者在小说中所言“很抱歉这个故事中充满了痛苦。很抱歉它只是支离碎裂的片段,就像被交织火力轮流扫射或被暴力撕裂的人体。但要我改变它却无计可施。”极权统治下的“使女”长期蒙受精神和精神的两重熬煎,她们的身材和心灵都已碎裂不胜。   贯穿一直的碎片式叙事不仅真实地展现了奥芙弗雷德极其痛苦和不稳定的精神形态,还展现出她不愿忘记夙昔、反抗基列共和国权势巨擘的认识。即使基列共和国剥夺了她的自由和身材,剥夺了其工作、阅读、誊写的权利,但她还是在仅有的属于本身的时间和空间里努力讲述本身的故事,她拒绝忘记夙昔,拒绝被洗脑。小说最初一章提到历史学家在多年后发现了她讲述这些故事的磁带,磁带不任何时间顺序标识表记标帜,这使得后面奥芙弗雷德碎片式的讲述更为真实和合理化。由于现实的打搅 翻开和无比痛苦的精神形态,这些声音只能是碎片式的,但这些碎片式的讲述本身等于奥芙弗雷德小我私人修复、重构小我私人的体式格式。玛格丽特经过历程碎片式的叙事,将主人公的所思所想完全显现给读者,让读者去判断、去感知他们所置信的真实,这大大增加了作品的可读性和真实性。这恰是很多读者在阅读这部作品时认为虚构比现实更为真实的启事之一。   碎片化叙事给整部作品带来了更多悬念和不确定性,增加了作品的可读性。玛格丽特将充满不确定性的碎片显现给了读者,却不给出一个权势巨擘的结局,而是将解读的权利交给读者,任由其按照本身看到的信息去解读,遴选本身想要置信的真实,恰是这类不确定性,更能惹起读者的深层思考。   三、结语   《使女的故事》中玛格丽特使用戏仿、碎片化叙事等后现代叙事计谋,成功地显现了女主人公在宗教极权主义统治下下艰难的保存现状,在颠覆经典文本的同时成功重构了新时期的女性文本,充满不确定性的碎片化叙事能够激起读者对当代人类保存现状的思考,充满现实意义。   (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